拆迁楼倒塌的那天,一个家庭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
拆迁楼倒塌的那天,一个家庭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
12浏览次
文章内容:
拆迁楼倒塌的那天,一个家庭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拆迁楼倒塌的那天,一个家庭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
拆迁楼倒塌的那天,一个家庭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
[光州学校灾难三周年]那些仍然被困在那天噩梦中的人们

(光州=新闻1)记者Seunghyeon Lee | 2024-06-06 07:01 发送|最后修改于 2024-06-06 10:17

编者按现在已经是光州鹤洞灾难三周年了,该灾难因不遵守基本安全准则的草率施工而造成 17 人死亡。尽管已经过去了1000多天,但死者家属的痛苦和创伤仍在继续,而责任人却没有受到惩罚。纪念6月9日灾难遇难者的专题文章分为三个部分。

2021年6月9日下午4时22分左右,光州东区鹤洞再开发区一栋正在拆除的建筑物倒塌,撞到路上行驶的一辆城市公交车和两辆客车,119救援队正在事故现场开展救援工作。 2021.6.9/新闻1数据库
2021年6月9日下午4时22分左右,光州东区鹤洞再开发区一栋正在拆除的建筑物倒塌,撞到路上行驶的一辆城市公交车和两辆客车,119救援队正在事故现场开展救援工作。 2021.6.9/新闻1数据库

2021年6月9日下午4点22分,光州东区鹤洞第四郡再开发工地上,一栋正在拆除的建筑物倒塌,撞上了一辆城市公交车。

运行于光州东区无等山国立公园(正心寺)与北区全南公务员培训中心之间的云林市公交车54路,到终点站正心寺还剩5站。

事故发生后,公交车上17名市民中有8人受伤,9人死亡。

家属委员会委员长黄玉哲的嫂子A女士,当时正乘坐公交车前往接受癌症手术的医院探望母亲,但未能如愿回家。那时,我30多岁。

与他同车的嫂子的父亲、黄总裁的岳父B先生险些丧命。然而,被压断的肋骨刺穿了肺部,他不得不接受两次大手术,并长期住院。

当天的事故中,当被拆除的建筑物倒塌并撞上公交车时,黄首席执行官一家人的生活也崩溃了。

如今,三年过去了,事故的痕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公寓也正在准备施工,但他们却依然生活在那天的噩梦中。

A先生出生在一个有五个女儿的富裕家庭,是最小的孩子,就像一只可爱而温柔的小狗,由于失去A先生的痛苦,母亲前往大女儿所在的京畿道,然后停下来访问光州。

受伤的 B 先生仍然承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,包括因事故而频繁眨眼。

黄议员和他的妻子展示了照片,并谈论了他们一家人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去济州岛的旅行,但提及 A 先生的名字已经成为姐妹俩的禁忌。

1000多天的时间彻底改变了一个家庭的生活,但责任人到底是谁还没有定论。

黄议员表示:“到目前为止,已经多次举行了对事故责任人的审判,我从未参加过”,并补充说:“我是代表家人和死者家属发声,但我觉得如果不做出适当的裁决,我就会分心,无法履行我的职责。”模糊不清。

事故发生三周年纪念日前四天,他重复了嫂子的名字,并说道:“我和姐姐们会好好照顾你的父母,你就安心休息吧,不用担心任何事情。”

胡椒@news1.kr

版权所有ⓒ新闻1。版权所有。禁止未经授权复制、重新分发和使用人工智能学习成果。

分类:

其他新闻

标签:

评估:

    留言